“努力比天分更重要”作家马伯庸携长篇历史小说《两京十五日》做客深圳读书月
2020-11-16 07:48
来源: 深圳特区报

“努力比天分更重要”作家马伯庸携长篇历史小说《两京十五日》做客深圳读书月

人工智能朗读:

原标题:“努力比天分更重要”

作家马伯庸携长篇历史小说《两京十五日》做客深圳读书月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0年11月16日讯(深圳特区报记者 焦子宇/文 耿超逸/图)《显微镜下的大明》《长安十二时辰》《古董局中局》《三国机密》《风起陇西》《草原动物园》……作家马伯庸发表过的作品,范围涵盖科幻、历史等多个领域,其文字充满奇思妙想,让严肃的历史拥有了诙谐却不油滑的表达方式。11月15日,这位脑洞大开的“文字鬼才”带着2020年长篇历史小说《两京十五日》做客深圳读书月读书论坛,在中心书城用精炼幽默的语言为广大读者带来了一场生动的新书分享会。

1

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马伯庸是人民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银河奖得主,目前共出版长篇小说9部,历史纪实一部,短篇集4部,10余部著作授权改编成影视作品。在采访中,他将自己的写作风格形容为“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即绝不杜撰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但在勾勒细节时,遵循历史发展逻辑和时代特征加以想象。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既有渲染涂色的超逸想象,也不乏严谨厚重的史料佐证。

由于注重对历史细节的把控,马伯庸扎实的文字考据功力被称为“文字考古”。在《长安十二时辰》中有一处描写让读者久久难忘:“被绑架的王家姑娘头上戴着金丝楠木簪,凭借对材质的熟稔,判断她定是个官宦千金。”这样入木三分的细节刻画在其作品中比比皆是。马伯庸总能从浩瀚的史料中,发掘大量不为人知的细节,进而巨细靡遗地呈现在读者眼前。

“《显微镜下的大明》是一部基于明代真实历史创作的纪实作品,每一个情节都必须有所出处,所以我需要查阅大量原始文献。”马伯庸在活动现场对市民读者说。然而收集资料的过程一波三折。当在知网的一篇论文中发现所需要的某份文档收藏在某单位的图书馆时,他直奔过去,却吃了闭门羹,原来这个图书馆需要证件和介绍信才能进。峰回路转,接待处的工作人员引荐他结识了一位历史研究领域的专家,这才完成了该书的写作。

当谈及如何获取海量文史知识时,马伯庸表示通过大量的看和学:“我有两个能力,第一,能看进枯燥的历史文献;第二,能从文献中发现好玩、读者感兴趣的点,通过接地气的方式将学术研究讲给大家听,让人们了解历史研究学者工作的价值。可以说,如果没有研究员提供的资料,我的作品就不会有这么多史实。”此外,他对历史的尊重,还源于一份责任。“我希望读者能从我的作品中了解古代普通人的生活规则、道德习惯等,而了解得越多,越能珍惜今天的生活,尊重五湖四海不同的生活习惯,从而开阔眼界,换位思考,避免故步自封。”马伯庸对记者说。

2

“我没什么天赋,只是坚持”

“我一直觉得,努力占80分,天分占20分。我算是一个比较勤奋的作家,努力分能拿到70左右,但天分最多5分。”对于“天分”二字,马伯庸自觉有些心虚。在他心中,天分排在努力之后。

“人们只有在努力的基础上才能谈天分,达到一个更高的高度。没有努力,只有天分,最多达到20分。”马伯庸认为,发现、用好天分的重要途径是不断试错。“天分是在练习和实践中发现的,一个人有哪方面天赋,必须亲自去做、去试错。”

从2000年开始写作起,马伯庸就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状态。他自谦道:“我没什么天赋,只是坚持。”2019年之后,他的阅读风格有了些许变化,开始注重下沉式阅读。“我不再大量阅读拥有宏大背景的历史文献,而是着重阅读地方志,了解当地的民俗和传说。”

与其问道于浮云,不如躬耕于山林。小人物的命运总是马伯庸最关注的,也是写起来最有意思的。“小人物虽然对时代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如果千千万万的小人物汇聚在一起,便会成为时代潮流。我现在喜欢看的,是各种关乎底层人喜怒哀乐的书,从底层向上发力,看人们的生活如何影响到大时代。”《两京十五日》便是这样一本书。

如果在明朝初期,从南京到北京,只有15天时间,如何完成这段旅程?在《两京十五日》中,不少被裹挟进来的小人物与主人公朱瞻基一起,踏上了一场横跨两京的疯狂极速之旅。

3

内容比载体重要,阅读不能预设目的

活动现场,看到中心书城北区大台阶座无虚席,马伯庸掏出手机,记录下深圳读者热情的一面。“我每年都会来深圳做新书签售,深圳的阅读氛围一直让我特别欣喜。可以说,深圳阅读的热情要大过任何一座我去过的城市。”马伯庸说道。

智能电子设备的盛行,让人们进入了读屏时代。科技的发展、生活的便捷,让人们有了新的阅读选择和新的精神加餐。但无论是读书还是读屏,马伯庸认为,这都必将是有意义的阅读。

“阅读最重要的是内容,不是载体。”在采访中,马伯庸对记者说,“有人认为,如今阅读的人越来越少,但我觉得恰恰相反,电子阅读扩大了阅读渠道和范围。当电子书出现时,我很快便转过去了,现在手机里拥有大约10个阅读软件。电子阅读不一定是浅阅读,我在手机上也阅读了很多经典作品。碎片化或肤浅的阅读,跟书的内容有关,并不是载体的问题。”在他看来,“想读”才是阅读的原动力。

“读书不能提前预设目的,只有读完内容后,人们才会知道是否带来了内心愉悦,或对未来生活有所帮助,提升了人生品质。如果提前预设目的,人们就会觉得阅读变成了一种被动的学习,从而失去了读书动力。而最好的阅读方式是,遇到不懂的地方迅速查阅,提升自己的知识面。”

自2014年起,每至岁末,马伯庸都会向读者发布一份书单。谈及2020年度书单时,马伯庸表示,不会特意将书单归类,而是提倡“杂与广”的阅读方式,这样碰到好书的几率才会变大。

[编辑:贺昕]
申慱188娱乐平台 申博太阳城官方总代理最高返水 18kcd.com tyc09.com 申博现金投注登入
太阳城集团网址 澳门太阳城最高佣金 申博最高占成 太阳城申博娱乐总代理最高占成 太阳城会员百家乐
www.33sunncity.com 申博怎么注册 申博网上版 申博亚洲线上娱乐 申博网址申请
菲律宾申博太阳岛登入 618申慱娱乐 申博游戏下载官网登入 申博娱乐最高洗码 申博最高占成